您现在的位置:头等网 > 文学

丝路回响

发布时间:2021-04-28 21:09 来源:淄博实验中学  作者:张灿天  编辑:毕小青 
摘要 当下便许个心愿:愿春风吹渡玉门关,带着鸟儿的欢歌笑语,一路把春花开到驼铃响过,汽笛鸣过的每一个角落。届时在春天的花团锦簇里浅醉,梦里是一条生机勃勃的路,来往的人踏歌而行,手牵着手,走向春光烂漫的远方。

9f8c4c9c377f4d248077857da2271314_th.jpg

丝绸之路。

这个词眼可否让你忆起什么?

这时总少不了朋友们的打趣——这还用讲?当然是丝绸和骆驼。

事实也理当如此——这是早在先秦茧绸的经纬间,凤鸟刺绣的技法里便开始酝酿的一个漫长奇迹。建元三年,一句“蓦能使者”,一个小小中郎官,一段曲折险阻的寻访便教这汉宫积月又拓得异域新天。西汉王朝用一腔热血洒疆场,换得一声驼铃出汉关,百千年的故事就在这回响中上演。醉卧在这悠扬的驼铃里吧,梦一派殊方异物四面而至的繁华,梦一个羁縻不绝,八方朝觐的大汉王朝。

张骞凿空的岂止是西域!且听这悠悠长长的铃在历史长河畔回响,载着这繁华的梦穿越朝代更迭,又到那唐宫里饮上一樽豪气,裹上一席月光。

大唐的丝路有的不只是奇物流通——龟兹音乐胡旋舞装饰了长安宫阙多少的歌舞升平,酒中剑仙李太白又点缀了文人志士多少的月下独吟。且在这东方的盛世里再醉一刻,沐浴天竺响来的佛吟,读罢三百年文人的豪情激扬,最后到那敦煌的胡琴琵琶声中去看一场玉门关外长河落日。哪怕是藩镇割据又何妨?三百年的自信啸成剑气:纵战火流窜我自“青山似洛中”,就是满目疮痍山河破碎,只要心中的铃音在响,眼中的星光就不会熄灭。

因为这光里有梦——梦里是殊方异类辅辏鸿胪,是七下西洋满载而归。

可这光却也终于黯淡。在乾清宫的尔虞中扣紧门扉,一把锁,将这千年的大梦尘封在塞上多少月夜里。驼铃声渐渐远去了,就连掩埋在白纸黑字间的旧梦也变得模糊。

那不妨把字凑得更近一些吧。再近些,便可从渺远的旧梦中醒来,去细赏沿途全新的风彩。

你看得到“一带一路”畅想下条条天堑变通途,听得见昔日的驼铃响成满载启航的欢快汽笛。坐在高铁、巨轮上,正当你感叹物是人非往事烟消云散,你看见敦煌文物保护院里的飞天女在黄沙中亭亭而立,又听到中欧班列上此起彼伏的熟悉乡音,你又顿悟惊觉其实什么都没有变。

是了,什么都没有变。奇物流通互利发达没变,博望侯“持汉节不失”气节不变,这东方大国柔远光化的气度更是一点儿都没变。

这里是丝绸之路,管你是叫它Seiden Strassen 还是Silk Road,任你在酒泉镇守关隘还是发射卫星,几千年来的络绎不绝写的就是一种经贸互通的繁华,一种交流相融的文化,一种纵肤色各异仍心怀同一片星空的图景。

昨日的驼铃变成今日的汽笛,旧日的梦在岁月中回响成全新的梦。丝绸之路诚请你的到来,来看新的大漠忘却荒芜,来看新的丝路再焕生机。

仅仅是这样想着,心底便回响起绵延的期待。

我看到数不胜数的青年人在这光芒万丈的前路驻足喟叹,眼中亮起的希望

迸射出红光,把一片昂扬的未来都着上美好的色彩。

可是……可是……

偌大的夜空下只听见我一人的疑虑。周遭热情的呼喊在空中回荡,一片星光

万丈的遐想几乎吞噬我挣扎的思绪。

我连忙拆开几字,仔仔细细地嚼,认认真真地咽,丝绸之路,丝路……

我又分明从甜里尝得苦,在蜜里又尝出一股子直抵咽喉的腥。

这条路是黄沙和着血铺成的。元狩二年霍去病自陇西一路出击,大破匈奴断其右翼,卫青接力三大战役终使“幕南无王庭”。“西北之国使通于汉矣”,这是打通的,这丝绸之路又是多少胡人的尸骨,汉人的遗骸上架起的坦途。

可又有人说了,什么“白登之围”“投笔从戎”“十字军东征”啊,那都是老旧套:古代不就是和久必分?现在早已是一片和谐欣欣向荣。

是吗?那便上眼瞧瞧这条路吧,就从玉门关一路向西,你听得见阿拉木图宣言敲响前苏联的丧钟,听得见伊核问题争喋不休,手捧苏莱马尼遗像的人怒目高呼。你看见伊拉克十余年纷争不断,库尔德始终水深火热,你看见阿富汗与美博弈仍在持续,而今美暂时撤军又为“帝国的泥沼”更添疑云。

然后就该是欧洲了,可你期待看到什么?是希腊海岛碧波万顷上一片难民抗议的哗然,还是意大利阳光海岸艺术之都,那驶向漂泊的“水瓶座”?可哪怕你不忍听到这样惨烈的真相,速速抽身向南奔离:可那里有索马里的战火,也门的烽烟。再启程回东方?可你还要看多少纳卡的剑拔弩张、乌俄的针锋相对、印巴的战火纷飞?

笔在地图上驻留,蘸着鲜血和泪水和成的墨,条条触目惊心的路线在泪眼婆娑中逐渐清晰。

你低头凝视它途径的每一个地方:外高加索、巴尔干、克什米尔、中东、索马里半岛……

这就是你所言的繁华盛世康庄大道?这一片在血泪中苟延残喘的土地?

“和时兴,战时衰。”这是我在这动乱千年的炮火声,哭喊声中听到的,丝路的回响。这条路不只是经贸的贯通与融合,更应当是和平的传递和延续。

时常思索,今人究竟可以从丝路的种种回响中得到些什么?

我想,刨除深厚的历史和逐渐繁荣的经济,这带着斑驳血迹的橄榄枝更是我们应该从几千年兴衰嬗变中听到的箴言。无论身处什么样的时代,繁荣都不是这“凿空之国”独自完成的,恰如西汉“商胡贩客日款塞下”靠的不是强制命令和经年鏖战,现在“一带一路”也需要各国心手相连,共同编制这条跨越千年经久不息的丝绸,一寸寸、一截截通向我们共同期待的远方。

笔至于此,几声脆亮的鸟鸣在耳畔回响,勾回我纷飞的思绪。眼下望去,窗外俨然是一派早春的气象,风吹得正劲。

当下便许个心愿:愿春风吹渡玉门关,带着鸟儿的欢歌笑语,一路把春花开到驼铃响过,汽笛鸣过的每一个角落。届时在春天的花团锦簇里浅醉,梦里是一条生机勃勃的路,来往的人踏歌而行,手牵着手,走向春光烂漫的远方。

如此,便是丝路最动人的应答。(作者:淄博实验中学 张灿天)

关键词: 丝路回响 淄博实验中学 张灿天 一带一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头等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