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头等网 > 文学

我陪路老谒泰山

发布时间:2021-04-27 16:30 来源:美食博山  作者:宋建中  编辑:王蓓蓓 
摘要 前几天,泰安朋友知我与著名书法家、字画鉴赏家、收藏家路长存先生熟悉,托我邀路老去泰山游玩,想趁便求得路老墨宝。

前几天,泰安朋友知我与著名书法家、字画鉴赏家、收藏家路长存先生熟悉,托我邀路老去泰山游玩,想趁便求得路老墨宝。

路老之子路弘是我初中同学,1970年我们同入淄博一中初中27级就读,关系甚笃。

1.png

给路弘示范金文大篆写法(路老曾因此书法获过全国书法一等奖)

我和路弘商量此事的次日,路弘回博山看望老爷子时将此事当玩笑话试探:“爸爸,有个伙计想请您去泰山玩玩并写点字来,行不行?”

没想到老爷子听了后连声说:“好呀好呀。”

路弘守着老爷子给我电话:“老人家忒想去泰山了!”

路老介绍,博山的峨嵋山魁星楼就是当年博山区委书记崔洪刚倡导修建的,其楼下的大影壁上长文由王颜山撰文、路长存书丹。

2.png

图为路长存与儿子路弘今年四月初在影壁前的留影,撰文的王颜山先生曾任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淄博市书协主席。

4月20日一早(这天是农历三月初九,谷雨),住在张店齐林花园的路弘不到六点就开车到晨报大厦拉我赶赴博山。

陪老爷子吃了早饭后,我们上了滨莱高速直奔泰安。

路老兴致勃勃,谈兴很浓:“建中哎,听路弘说你好写点打油诗,咋不来一首?”

我赶忙说:“您老可千万别笑话我呀。”在手机上写好后,大声念给略有耳背的老爷子听:

又是谷雨到,

赶快往南跑。

路弘开着车,

他爹微微笑。

路途百分钟,

其实并不遥。

对话路长存,

什么都知道!

这个老爷子,

可真是个宝。

到了泰安后,

先去拜岱庙。

听他讲讲古,

真长知识了。

雷打都不动,

午后一小觉。

老人厌抽烟,

酒量也挺小。

今岁八十八,

何止于米吆。

相会期于茶,

把盏乐淘淘。

(编者注 米寿:八十八岁,茶寿:一百零八岁)

路老夸奖:“不孬不孬,到了地头再多来两首。”

下午,路老先到下榻的御座宾馆近邻岱庙参观。他在《张迁碑》和《李斯碑》前久久驻足,说上次看这些石碑时是二三十年以前了。

3.png

李斯碑前驻足

回到宾馆,路老逸兴大发,命令儿子:“拾掇拾掇书桌,给泰安朋友写点字!”

我开玩笑:“路老好字,泰安朋友更恣!”逗得他哈哈大笑。

他为御座宾馆写完一张大幅的杜甫诗《望岳》后说:“看来杜甫没捞着到泰山极顶,这诗是在泰山脚下望着泰山写的!”

我问:“何以见得?”路老说:“会当凌绝顶嘛,会当就是假如这样的意思,他要是登上了山顶就不说‘会当’的话了。"

次日,去彩石溪观光,每到一处景点,路老都让停车。他仔细饱览路旁泰山石及潺潺流水的大好风光,频频点头称赞:“这地方我头一次来,壮观壮美至极,真是不虚此行!”

4.png

我说:“前面就是索道站了,咱坐索道直接到天街?”

路老问:“要是上去后,下山还不得黑天?”

泰安朋友说:“甭担心,上去在天街石坊那儿照个相就原路返回,估计不到一小时。”

路老说:“那行!”

5.png

《天街》石坊下合影,右一路弘,右二路长存,左一宋建中。

出了索道站不远就是天街,但也有数百米还是台阶,此时还下起了小雨。路弘二话没说,背起老爷子就在台阶上一级级向上走。

从天街返回时也是如此,父子情深,令人看了十分感动。

在天街,路老感慨此行真应了韩愈的那首诗:“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前三句可不正是咱们目前的真实写照么!一是在《天街》,二是下小雨,三是植物好,四是季节对……”

坐在下山的索道里,路老说:“建中再打个油,形容一下泰山索道。”

6.png

长者命,不敢辞。我也擅长这种急就章。几分钟内在手机上写了八句,我大声问:“给您念念?”

他说:“赶快念念!”

我逐句念给路老:

岱宗索道好,

声名天下闻。

送我上极顶,

高耸已入云。

路老八十九,

甘露雨淋淋。

心情又何如?

兴高亦纷纭!

路老听完后说:“建中还真是出口成章来,这个油打滴不错,下山后我写下给你!”

路老虽然年迈,心理年龄却十分年轻,他还非常诙谐,对熟人很爱开玩笑。

下山后,曾在淄博工作过多年的老朋友向海正迎候着路老。路老说:“天下着雨你还来这等我做啥?”

向海说:“下雨才好!贵人登门,天降甘霖。我们这儿不叫下雨叫降甘霖!您老就是泰安的贵人!”

路老说:“多贵呀?几分钱一斤?”

其实他深知道当地最喜天下雨,泰山防火压力大,这场雨真是泰山奶奶在帮忙。

路老喜欢玩石头,向海带他参观了位于泰山脚下的好友——山东泰山保安服务有限公司老总王铁锋的住地。

一进门,路老就被一块花纹奇妙像极一条鱼的泰山石吸引住了,连连称赞:“这石真难得,好滴很!”

向海指着上面一幅画作说:“这是博山画家吴荣杰送给我的,感觉画与石放在一起肯定非常好,就转送给老王挂在这里了。”

路老说:“吴荣杰和我很熟!他画得很好。我得和此画此石照个相纪念一下子。”

7.png

路弘(左),路长存(中),王铁锋(右)。

本来我以为89虚岁的路老肯定是这天登顶者年龄最大的,可是向海告诉我们:“阴历三月三那天,有位老太太到极顶的碧霞元君祠拜谒泰山奶奶,是从山下一步一步自己登到山顶的!值勤人员问老太太年龄多大?回答说一百零三!这位老太太每年都来拜谒泰山老奶奶,已经快五十年了!而且还是步行上山!”

路老听闻后连连说:“奇迹奇迹!别人可能不信,但是我信!今门在山顶天街附近不少游客中,可能就有年龄比我大的!”

路老说:“信仰的力量无穷!奇迹在泰山上不奇怪,虽然科学无法解释,但是确实是客观存在!”

我打趣路老:“经常存在就是长存!应了您老名字——路长存了!”

仍然一身军人气派的王铁锋对路老说:“您是大书法家,给我写个条幅吧?”

路老说:“写幅字没有问题,写啥内容呢?”

王铁锋回答:“八个字,中华泰山,国泰民安。”

路老说:“我咋听着像是喊口号呢!”扭头命令我:“建中改改内容写在纸上给我!”

这次我琢磨了半天才交卷,路老看了看内容说:“还行!就是平仄不对,下午回宾馆再写。”

路老为王铁锋所书全文为:

岱宗天下秀,

霖雨遍人间。

中华赖柱石,

国泰民亦安。

建中先生一首

岁在辛丑谷雨

鲁中孝乡路长存书

8.png

写完后路老告诉我:“因不大合平仄,所以落款不能写成‘建中先生诗一首’,把诗字去了就没人笑话咱不懂格律胡写八写了。”我恭恭敬敬地回答:“谨受教!我只会点打油,从不敢称其为诗。”

他点头说:“这就对了!”

路老耳背,其实有时并不尽然。在山上,雨越来越大时,我和他玩笑:“风从虎云从龙,您是条真龙呀!一到这儿祈下大雨来了。”

话音未落,他就笑着说:“对对对,我是真聋,有时确实是听不清。”

我说:“刚才俺声音不高哇!”

他又哈哈大笑。

“无我宽人”四字是路老专为我写的,在宾馆,求字者纷至沓来,路老应接不暇,我一直没好意思求字。

最后抽个机会才对路老说:“老人家今天下午没停笔,可是忘了给俺写一幅呀!”

他说:“对了对了,建中要个啥字?”

我说:“您老随意,啥字也行。”

他略一思索:“写个‘无我宽人’吧。建中为人挺宽厚,不与他人争竞,咱爷俩投缘!”

他解释说:“我的字是‘宽之’呀!”

9.png

在返回博山的路上,我大声问路老:“老爷子,拜谒泰山后心情如何?”

老爷子拖着腔答:“无~限~高~兴~啊!”

(路弘今晨打电话告诉父亲,建中写了个稿子今天在《鲁中晨报》登出来了。路老说:“这可巧了!今天是农历三月十五,泰山奶奶的诞辰呀!"谨以此文为寿)。

【作者简介】

宋建中,鲁中晨报原副社长兼晨报画院院长。高中毕业下过乡,当过工人。1979年考上淄博师专中文系,毕业后先后供职淄博市体育中学、淄博日报社、大众日报社,高级记者职称。喜书画,爱诗作,尤擅打油。

关键词: 路长存 泰山 天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头等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