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头等网 > 头等财经

看西王集团如何成功化解百亿债务危机

发布时间:2020-11-14 08:47 来源:大众日报·山东政事  作者:赵洪杰 李振 赵丰 李剑桥  编辑:王蓓蓓 
摘要 邹平市韩店镇西王集团办公楼,回忆起那段惊心动魄的债务危机处置过程,经历丰富的西王村党委书记王勇,仍难掩激动。

微信图片_20201114084430.jpg

时入深秋,天已微凉。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圣民再次从广州来到西王集团,此时他眼中的西王与半年多前已大为不同:粮油产销业绩连创新高,发货区车水马龙;高品质稀土特殊钢新材料产业化项目现场一派繁忙。

而去年10月,他第一次来到这里时,这个中国500强企业正深陷百亿债务危机,破产阴云笼罩。

省委、省政府果断科学决策,各方共同努力,一场金融风险科学处置的攻坚战紧张打响:稳定生产经营,确保信贷稳定,聘请专业机构……今年3月31日,西王集团债务和解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高票通过了以债券为核心的债务和解协议,标志着企业以司法和解形式成功化解危机,既最大限度保护了债权人和债务人权益,又稳定了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和金融环境。

吴圣民全程参与了此次司法和解。在他看来,这是目前国内涉及资产及债务规模最大的和解案,也是国内首例依托司法和解程序集中化解违约债券风险的案例,为山东乃至全国困境企业化解债券危机和处置债券违约风险提供了宝贵经验。

“不看残值看升值”

邹平市韩店镇西王集团办公楼,回忆起这段惊心动魄的债务危机处置过程,经历丰富的西王村党委书记王勇,仍难掩激动。

保企业活命还是保信誉?2019年9月,这个残酷问题摆在了69岁的王勇面前。经历了7月、8月接连抽走流动资金近50亿元用于偿债后,9月西王又有债券到期。此时企业流动资金已经见底,10亿元兑付资金中有2000万元无论如何也凑不上。不希望发生违约的王勇,只好向当地另一家企业借款。因为划付晚了几小时,西王债券的“技术性违约”被公之于众。

成立于1986年的西王集团,是一家以玉米加工和特钢为主业的村办民营企业,旗下拥有3家上市公司、1家财务公司和4家高新技术企业,位列2019年中国企业500强第379位、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军企业100强第76位。企业年上缴税金最高时超过13亿元,近5年企业累计上缴税金超过50亿元。这样一家产业基础较好的民营企业,债务危机何以发生?

多年前,西王与多家企业存在互保关系。较早认识到担保圈风险后,为解除担保关系、降低财务成本,西王连续多年发行企业债券,至2017年时债券发行总规模达到186亿元,占债务总量的60%以上。除为齐星集团担保20多亿元外,其他互相担保均已解除。

西王集团董事长王棣说,受到齐星集团资金断裂影响,西王接连遭遇股价暴跌、评级公司下调信用等级、部分银行抽贷断贷等重创,加之企业发行新债受阻,2017年3月后,为保住企业信用只能靠减少流动资金来偿还到期债券。

滨州、邹平两级政府也帮助企业多方协调资金,缓解公司流动性紧张。2019年7月31日,滨州财金集团与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邹平国投公司联合设立30亿元重点企业发展基金,置换西王食品质押股票,及时稳住了股市。

但被动式“救火”之后,风险最终还是爆发——2019年10月24日西王集团发生债券违约,并导致存续债券100.4亿元都触发违约或交叉违约。

破产阴云正步步向西王围拢过来。

“西王的生死关乎1.6万名职工、800多名村民的生计,必须挺过这一关!”王勇说。2019年,全国发生违约的债券有178只,涉及金额达1424.08亿元,多是通过破产重整或清算的方式解决。但他心里笃定,西王远未到那一步。

“不看残值看升值。”邹平市副市长(挂职)郭志伟说。邹平市聘请第三方专业财务团队在西王摸底半个月,认为西王债务风险的发生,是由于资金结构、债务结构错配导致,属于流动性风险。而其玉米深加工、特钢两大主业在国内具有突出的行业地位——产品好,市场需求大,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完全具有造血功能和升值空间。

邹平市市长胡云江认为,贸然走上破产重整或清算之路,不仅会失去一家优秀的企业,也是对债权人利益的损害,更对滨州乃至全省金融生态、社会就业和稳定大局带来伤害。

出路在哪里?

滨州及邹平市委市政府、西王领导班子很清楚,百亿级的待偿债务靠发新债、借贷、抽取流动资金,无论如何也填不上了,必须拿出一个从根本上化解债务危机的方案。

奔着这个目标,2019年10月刚接任西王集团董事长的王棣频繁出入北京的证券公司和律师事务所。经多方沟通、认真选择后,王棣带着从北京邀请到的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返回邹平,行李箱里装着一份由金杜提供的解决方案——协议债权重组。

“绝处逢生”的债权司法和解

协议债权重组方案将在债权人全部同意的基础上,通过分期偿付、债转股等方式,拉长债务兑付期限。这是一个多赢的方案:西王免于破产,债权人利益得到最大限度保护,政府得以避免大企业倒闭带来的社会不稳定和金融生态的恶化。

“简单说,就是以时间换空间。”听完王棣解释,王勇有些不敢相信。思索片刻,他点点头:“按律师的方案办!”

马上,30多人的金杜律师团队从全国各地向西王总部大楼集结。审查、审计、财产调查、现场核查……没几天,办公室里的材料摞起一人多高。

为最大限度争取债权人同意,西王集团逐一联系431名债权人说明解释。对主要债权人,公司高层更是兵分三路登门拜访。

一家主要债权银行的负责人见到王棣,紧紧握住了他的手:“很多企业债权违约后,别说高管,连财务经理我们都见不到。你能主动上门,说明西王有信心解决问题!”

方案沟通是场拉锯战。不少债权人对债务展期心存质疑,工作团队只能反复耐心解释。一连几个方案被广州一位债权人拒绝,副总裁王磊坐上广州塔顶485米高的速降座椅,用瞬间的失重体验暂时逃开压力和挫败。

截至2019年12月底,有80%的债权人达成重组意向,但少部分债权人仍坚持立即清偿。而按照规定,只有债权人100%同意,债权重组方能达成。

“再磨下去,怕是原本同意重组的也会改变主意,必须快刀斩乱麻。”王棣与律师团反复研究对策。

“可以走司法途径。”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鑫指出了另一条出路。他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中对企业破产有三种界定,除了常见的破产清算和破产重组,还有带有困境企业拯救性质的第三种处理方法——司法和解。

司法和解与协议债权重组思路一致,不同点在于司法和解采取的是“多数决”——有表决权的债权人过半数同意,并且其所代表的债权额占总额的2/3以上,和解方案即可获得执行。

但这种方式必须置之死地而后生。按《企业破产法》规定,表决达到规定的通过比例,和解成功,企业脱困;达不到,则立即启动破产清算程序,企业倒闭。自2007年《企业破产法》颁布实施以来,国内尚未有企业通过司法和解化解债券违约风险的成功先例。

王棣沉默了,这是一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不归路”。

有相熟的党政干部劝他,“上了法庭,外界就会知道西王用上了《企业破产法》,会以为西王真的不行了”。有人反问:“谁能保证投票一定能通过?”

要不要司法和解?西王站到了十字路口。

“第一,要确保一次成功。第二,要坚决按照‘保生产、稳金融、化债券、引战投’的既定战略走下去。”关键时刻,滨州市委书记佘春明坚定支持这种市场化、法治化的化解方式,给王棣吃下了定心丸。

史无先例的百亿级司法和解,单靠西王一家民营企业显然无法推动。一双有形之手悄然加力——在邹平、滨州乃至山东,一场围绕西王的拯救行动全面拉开。

省委、省政府对此高度重视,有关领导同志多次调度、作出批示,要求依法依规妥善化解西王集团债务风险问题。滨州、邹平两级党委政府分别组成工作专班,协调有关问题。

2020年2月21日,西王集团正式向邹平市人民法院提交了和解申请书。司法和解随即进入到最紧张的倒计时,决定西王未来命运的债权人投票就在一个月以后。在前期充分摸底的情况下,律师团队针对债权人的共性及个性需求,制定了每家债权人20万元以下金额全额清偿、20万元以上部分由债权人在两种偿还方案(50%留债分6年期清偿+50%转为上市股票及拟上市公司股权和按100%的比例由西王集团在10年内以现金方式分8期清偿完毕)中自由选择一种的债券和解方案,并逐一与债权人沟通,细化完善方案。

“晚上凑到一起梳理债权人信息,模拟投票过程,一遍遍演练。”吴圣民回忆,那段日子,西王办公大楼的灯几乎每晚彻夜通明。

3月31日上午,西王集团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如期在邹平市汉卓酒店的临时法庭举行。胡云江等政府工作人员作为管理人代表出庭。由于前期准备工作充分,西王集团的和解协议获高比例表决通过:同意人数占出席会议有表决权人数的比例为89.57%,同意的债权金额占无财产担保债权金额的比例为86.41%。其中,同意的债券持有人267家,同意金额占债券总额的80.25%。

4月17日,邹平市人民法院裁定认可西王集团和解协议。

企业“浴火重生”,金融环境“触底反弹”

“西王有3个上市公司,如果能更好利用资本市场融资发展,可能不需要这么大规模的发债。”复盘债务危机时,王棣表示。

西王将破解之道诉诸引进战略投资者——战投不仅能为西王注入资本,还会带来专业人才,完善现代企业制度。

今年2月,西王集团与一家实力强劲的战投签署了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开展股权合作、投资引进、资本运营等方面工作。目前,第一笔资金已经注入,后续各项工作也在加速推进中。

百亿债务危机成功化解后,针对企业自身短板,西王内部改革也马不停蹄地开展起来。西王集团总裁夏培剑介绍,西王已实施“大财务”管理体制,对下属各子公司资产运行状况进行规范管理、有效监控。

“只有将主业做大做强,才有应对风险的能力。”王棣说,紧扣高质量发展、融入新发展格局,西王已将与主营业务无关的十几家公司剥离、脱钩,提出并大力实施“做大粮油、做精特钢”两大战略和建设“国家粮油创新发展示范基地”“国家高端稀土特殊钢新材料保障基地”两大基地的战略规划。

“西王食品系列食用油销售连续数个月增长迅猛,不断刷新纪录。”夏培剑表示,西王启动了扩建年产60万吨玉米胚芽油项目,后续还将启动菜籽油加工项目。

今年8月,暂停了近两年的年产100万吨高端稀土特钢新材料项目重新启动。“项目涵盖8个类别的‘卡脖子’特钢产品,投产后将全部实现进口替代,并向终端产品延伸。”西王特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庆生说。这一项目由西王特钢与中科院金属所合作建设,已成功入选工信部国家强基工程和中科院弘光专项,承担国家重大科技创新任务。

记者在现场看到,项目已完成变电站、软水处理站等配套工程建设,厂房基础工程已完工。项目投产后预计年销售收入72亿余元,利润11亿余元,税收7亿多元。

数据显示,2020年1-8月西王集团实现销售收入300亿元,利税9.2亿元,上交税金4.5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稳步发展的势头良好。

“危机化解后,我们将开启企业‘浴火重生’新征程,努力为维护国家粮油安全、破解‘卡脖子’工程,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更新更大的贡献,回报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和信任。”王棣说。

债券危机成功化解,不仅让企业“重生”,更改善了当地金融生态环境。

邹平市以西王债务风险化解为契机,按照“分类处置、一企一策”思路综合运用司法重整、引进战投、注入流动性等方式全力化解不良,努力修复金融生态环境。今年上半年,滨州金融系统新增贷款130亿元。一位国有银行省级负责人评价:西王集团债券和解是当地金融环境触底反弹的标志性事件。

“政府引导和市场主导有机结合,始终坚持了法治化原则。”吴圣民说,这一国内首例依托司法和解程序集中化解违约债券风险的典型案例,对丰富国内违约债券处置方式具有重要启示和借鉴意义。(赵洪杰 李振 赵丰 李剑桥)

关键词: 西王集团 债券危机 债务风险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头等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