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头等网 > 书画

今非昔比说过年

发布时间:2022-01-27 09:38 来源:淄博市作家协会  作者:刘培国  编辑:王蓓蓓 
摘要 过年了,创建“五好城市”的声音,唤醒了我们对年的记忆。自即日起,“文学齐军”将陆续推出“淄博作家笔下的年味儿”部分文章和视频,与读者们一起来回味寻找往昔的那些年味儿。

在过去,过年被称作天大的事,不管有啥事,过了年再说,年是不能耽误的。过年,被中国人赋予了很重要的意义,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对我们这些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从小时候过年的灰色记忆,到如今过年的快乐喜庆,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六十年代,中国的普通家庭还不富裕,我们家要加一个“更”字,回忆起来难免酸楚。因为母亲多病,父亲一个人的工资支付了母亲的医药费,就是添加高价粮,每个月都入不敷出,看一场五分钱的电影,也要筹划很长时间。想买一个三毛七分钱的水彩颜料,得等母亲奖励的去磨坊加工粮食(把粗粮磨成面)的钱,一分一分地攒够了才能能买。

那时候,过年能分上一张猪头肉供应票,简直是一个肥年。

小孩子过年能穿上新衣裳,是最大的希望。可是我就不行,没有钱去门市部裁布,母亲便把父亲穿旧的褂子、裤子,重新剪开,裁了,买来袋装的颜色染料,用大铁锅煮煮染成深蓝或黑色,重新做成我能穿的衣裳。

过年那不吃饺子还叫过年吗?有时过年就吃不上肉,母亲的办法是把白萝卜用水煮过,榨去水分剁成馅,加上酱油,模仿有肉的模样,也算吃了饺子。

小孩子们都买很多炮仗,红的绿的黄的,也有白的,天不亮就爬起来放,我只能拥有一盒麦秸梃,那种最小的鞭炮,不敢成串地放,一支一支济留着放,很快还是放光了,天才刚刚亮,就几个小孩搁伙着,沿着税务街从北到南满地上找没有燃放的“哑巴”,就是炮仗信子点着了,却灭了的鞭炮。这种炮仗往往留有一小截信子,再燃放时很危险,但顾不得了,用滴滴金点上就赶紧撒手,终于有一支“电光炮”在刚扬起的手里炸响,离右耳很近,右耳嗡嗡了好几天……总算迎来了改革开放,人民生活开始变着样地好起来,工作几年以后,我也有了手表,可是右耳朵再也听不到秒针的声响。

说起过年,就像做了一场梦。

我们经历了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艰苦探索,经过了改革开放,走进了全面繁荣兴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打赢了脱贫攻坚战,全面实现了小康,感到无比豪迈。

现在的过年,想吃啥吃啥,想买啥买啥,早已不能与过去同日而语,的确是“新桃换旧符”。再讲我们小时候的过年故事,小孩子们听起来像听“天书”,新时代,新生活,新年景,老百姓过不完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文/刘培国)

关键词: 淄博作家 年味儿 文学齐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头等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