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头等网 > 文学

性情中人宋建中

发布时间:2020-09-23 12:08 来源:融媒中心  作者:刘升翔  编辑:杨冬梅 
摘要 雷声隆隆,大雨磅礴。建中坐一马扎,吸一口香烟,面朝被雨帘笼罩的夜空,凝望,凝思……抽烟赏雨,对花吟诗,随遇而安,率性而活,真性情之人,宋建中是也。

宋建中是我的高中同学,深交则是年过花甲,退休之后。

四十七年前,与建中相识于淄博一中四十亩地的校园。他在高中部21级12班,我在10班。

我们那一届高中有16个班。淄博一中大操场的北面,有四排平房,每排房有四个教室。最北面的第一排房,由西向东,是1至4班的教室。剩余的12个班,每排4个班,由北向南,依次摆开。

10班与12班,同在第三排房,中间隔着11班。高中开学,根据兴趣特长,学生可自主报名,参加业余兴趣小组的学习。我报名参加美术小组,建中亦是小组成员。我俩不在同班,却是同窗。

1.jpg

大学同学留影 左一为宋建中、中为崔洪刚(现任泰安市委书记)、右一为刘云岭(我的高中同班)

建中兴趣广泛,体格强健,开学半年多,由美术小组跳槽到了学校田径队。很快,成为长跑主力,先后夺得学校田径运动会5000米长跑冠军,1500米亚军。

高中毕业,我们下乡到了博山南部山区。邀兔崖距南博山只有十几里路,却无联系。后来,参加工作,都到了张店。

人世缘分天注定。同城多年,未曾谋面,想不到退休赋闲,又走到了一块。更想不到的,撮合的“媒人”,竟是微信平台。

2018年的元月,我被好友拉到了博山知青群。

多个微信的聊天群,我都是“潜水”者,而且是“深潜”。入知青群的当天,有人发了一个最新视频,主角是名嘴×局座,引发了议论。

宋建中留言:“局座当年海湾战争的评论留下笑柄。他预测这场战争将是一场持久战,美国将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结果出人意料:几天功夫,战事既告结束”。

我对海湾战争也曾十分关注,对局座当年的“神”预测记忆尤新。随即回:局座当年面对自己的连连误判,摇头苦笑,自我解嘲,直说:看不明白。局座的尴尬,我们亦当理解。身在江湖,话不由己。

三观相近,则有共同语言;话语投机,方能引为知己。高中同窗,既有良好印象,今日聊天,啦的热乎,聊的有趣,建中即加我为好友,互留了手机号码。这是一次愉快的闲聊,也是我俩重续友谊的起点。

3.jpg

近日老友相聚留影

没过几天,建中应邀到我的工作室相聚。45年后再相逢,当年翩翩少年,如今已鬓发染霜,双手握在一起,由衷的激动。聊到中午,建中邀来同级8班的牟国华,又约了几位书法同道,到他友人经营的翕善堂酒店,开怀畅饮,尽兴而归。

又过一日,建中打来电话,说他在鲁中晨报画院喝茶,让我与画院院长、淄博市美协副主席田根承通话。与根承通话后,我才想起,前日酒后,回程路上,聊起根承,说很欣赏他的画风与作品。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仅隔一天,建中就去见根承为我求画。根承即赠我一副水墨重彩荷塘清趣。感谢根承,更感激建中对老同学的诚挚用心。

后来,知青群因个别言论“不当”被封。因了这个交流平台,使我与建中得以恢复联系,重叙同窗之谊。于情于义,为其被封深感遗憾。

建中的打油诗很被称道。他的打油大都即景赋诗,张口就来。幽默而不低俗,搞笑还很接地气。

去年与建中同赴敦煌,参加当年美术小组同窗、知名画家吴荣杰的画展。

2.jpg

敦煌留影,右起:宋建中、吴荣杰、刘升翔

建中、福国、还有一位女士,我们四人同乘列车西行。

福国是个热心人。20多年前,曾与《俺爹俺娘》的作者焦波,重走万里长征路,引起摄影新闻界的关注。此次同行,他建了一个“情系敦煌”群,群内成员11人,有到敦煌观展的淄博好友7人,浙江杭州的画家朋友4人。

10月7日是重阳节。晨建中即兴打油几首:(节选)

其一赠荣杰兄

敦煌来作客,恰逢重阳节。

荣杰老顽童,请客在昨夜。

推心又置腹,扯着杨炯说。(注1)

他俩师兄弟,恩师同一个。

表里皆如一,这是吴荣杰!

其二赠升翔兄

升翔文笔好,先前压力多。

终于稿完后,气力有点泄。(注2)

昨天不好受,痛风难着靴。

最怕客有恙,难坏吴荣杰。

一人向隅坐,举座不欢也。

如何又如何,咋过重阳节?

其三赠福国兄

群主王福国,才多艺也多。

水平有几许?深深不可测。

尤其是捏影,确实挺会捏。

重走长征路,照片拍的多。

倡导逛敦煌,顺便看荣杰。

事业挺有成,心境亦平和。

喜多忧愁少,一直很快活。

嘻嘻又哈哈,愿君常如我。    

这只是节选的几首。短暂的敦煌之行,群内人人凑趣,个个打油。即兴业余之作,会让诗人笑掉大牙,但群内自娱自乐,皆陶醉其中。始作俑者,建中是也。

建中师专毕业,到市体校教了三年语文,即调到淄博日报,担任文体记者。因工作关系,与书画界的名人多有交集。他曾采访过费新我、刘海粟等书画大家,并与有些书家私交深厚。

建中与王强的交往,颇有点戏剧色彩。王强是中央财经大学的“四大才子”之一(注3),文胆古风,德艺双馨。2004年,任职中央财经大学文学院院长,参加了大众日报文化产业学院在蓬莱举办的高校文化产业研讨会。某日就餐,建中与王强和院长助理魏博士相遇在饭桌。魏博士披露,王院长是书法家,他老师是启功先生。建中很天真无邪地问王强:书法是不是写毛笔字呀?王强笑答,对!书法就是写写毛笔字而已。喝酒中,他人介绍宋建中是鲁中晨报副社长兼晨报画院法人。王强说,宋社长刚才装得挺像!还问俺书法是不是写毛笔字?俩人一见如故,彼此仰慕,从此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成为文友加酒友的挚友。某日,建中到京,王强在全国政协礼堂附近一家日本料理请建中小酌。酒屋属自助性质,酒水免费。司机小巴开车不能喝酒,建中和王强就喝免费的日本清酒,陶瓷酒壶装,一壶一两。俩人喝了人家七十多壶!再要,服务员说没了,不给上了。

4.jpg

老友池上留影

那次酒中和喝酒后短信互动,建中劝王强不要拿自己的书法不当回事,又是启功大师真传弟子,又是很早的中书协会员,又是书法博导,挺牛逼的!王强说,自家一点不牛逼,书法是小道,不可以此为业。

建中的真诚相劝,还是起了作用:王强以更多的精力关注书法,对适当的宣传亦不再排斥。“老树”语:“王强古学底子极是深厚,诚同龄人中之鲜见者”。学者书法、文人书法,其价值凸显,名气亦渐显于书法圈。数日前,建中为我索求王强先生的墨宝,先生没过三日快递寄来。

建中喜欢书法,且有多年功底。任职晨报书画院院长,与书画家为伍交友,却无弄权功利之心。某年,晨报画院受中国书协委托举办全国性书法培训班,中国书协创作中心主任刘文华,中国书协理事聂成文、胡秋萍等一批书法大腕,汇集淄博授课,他们在晨报画院雅集助兴。谈笑间,几位书界名家,邀请建中加入中国书协,助力书法事业发展。建中婉拒:谢谢诸位美意。事后,诸友为建中错失良机惋惜。建中却说:我只是写写字玩玩而已,怎能滥竽充数。

9月16日晚,大雨。建中发淄博一中师生群打油一首。录其后几句:

手提小马扎,观雨坐门前。

雷声阵阵鸣,凉风拂人面。

心静如止水,无聊便抽烟。

……

“心静如止水,

无聊便抽烟”

雷声隆隆,大雨磅礴。建中坐一马扎,吸一口香烟,面朝被雨帘笼罩的夜空,凝望,凝思……抽烟赏雨,对花吟诗,随遇而安,率性而活,真性情之人,宋建中是也。

注1:杨炯与吴荣杰同为国画大师吴冠南的学生。

注2:吴荣杰画展10月5日开幕,我受建中之托,当夜草拟6000字文章,先后登载于淄博日报、凤凰网等多家报刊与网站。连夜赶稿,有点疲倦,故有“气力有点泄”之句。

注3:中央财经大学“四大才子”:苗福生、刘树勇、孟留喜、王强。四人都有建树。刘树勇,以《老树画画》之名扬名画坛。孟留喜已是美国某大学终身教授,苗福生任职中国财经报社总编辑。(刘升翔)

关键词: 宋建中 性情中人 高中同窗 打油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头等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